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从八百开始崛起

第854章 最后底牌(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泌河南岸!
黎明时分发起的战斗,已经鏖战超过3个小时。
此时为上午10时20分!
冬日的阳光已经快升到正中,但豫省的冬天,依旧寒冷。
距离中日主战场的2500米之外,日军正在轰击的热火朝天的炮兵阵地正后方1000米,所有日军目光所不能及的地方。
唐刀骑在那匹枣红马上,拿着望远镜看着远方腾起的阵阵硝烟,锤子就蹲在他的马边,一双大眼睛也凝望着前方,彷佛能看到什么一样。
而骑兵们则已经由纵列变横列,190余名骑兵,分成两列,拉紧缰绳,立于他们的最高指挥官身后,每个人的口鼻上,都哈着白气。
马,也是一样。
近200人马,却诡异的保持着安静。
没有人喊马嘶,没有一丝喧嚣,所有战马都上了马嚼子,马蹄上包裹了棉布,所有的骑兵,除了唐刀这个团长以外,都在脖子上围着一条黑巾。
酷烈中竟然还显着一丝时尚。
“团座,你不擅长骑兵,还是由我带队,你到第二排指挥!否则,你出事,我没办法给老雷交待,四行团没了主心骨,战斗力也将急剧下降!”龚少勋见唐刀放下望远镜,已经有下令的意思,催着马上前做最后一次努力。
骑兵当然和步兵的作战方式完全是两个模式,没有精湛的骑术,别说马儿开始以十六米每秒的高速奔跑,就是小步缓跑,绝大多数人都会颠下来。
光会骑马只是成为一名骑兵的第一步,要想成为一名能在马背上作战的战士,骑兵还得会用双腿控马。
因为作战时,提着马刀的手要用尽全身力气,如果双腿力量不足夹不住,人还没砍到自己就先跌下马了。
在骑兵冲锋战斗时,落下马和死亡几乎可以划等号,身后高速奔驰的骑兵根本不会管你是谁,其实也管不了,哪怕你是最高统帅,也只能绝望的看着速度高达60迈重量高达七百余斤的马蹄从自己身上踏过,然后成为一团全身都粉碎性骨折的肉酱。
于公于私,龚少勋都是不愿意看到唐刀出事,虽然他也对唐刀主动来和骑兵连一起并肩作战的行为极其感动,这是加入四行团的一个多月来,他终于感到自己和骑兵连彻底融入了这个团队。
或许此战过后,骑兵们原先张口闭口的老子67军骑兵们有多牛逼的话将会少许多,取而代之的是老子四行团骑兵连可是团座长官带队冲锋过的,你们什么警卫连、特种中队,能跟老子们比?
“呵呵!团副,我要是说我可是经过3个月马术特训并且有在高速冲锋战马上一枪命中200米外靶心的记录,你可能不会信,但你得信我这个从淞沪战场、从四行仓库、从松江仓城几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老兵!”唐刀回头,满脸傲然。“我活下来,凭的不是运气,是实力!或许有一天我可能战死沙场,但绝不会死在这帮已经死定的日本鬼子手里。”
是的,唐刀之所以能成为未来中国最强单兵,靠的从不是运气,是实力!
搏击,苦练十年八极的唐刀能跻身百万陆军中前五;射击,有着极强射击天赋的唐刀谦虚的说自己不过是全军前六;耐力,唐刀有曾经全副武装在山区路段狂奔80公里的记录,让最苛刻的教官也只呼他是怪物;因为升职需要,上级派他去陆军学院进修一年半,他却利用这一年半学会了五门外语不说,还考了外国军史第一名,常年在生死线上游走的体验,彷佛打开了他的脑域,让他无论从神经反应、体能、大脑记忆判断,都强于绝大部分普通人许多。
而马术,不过是前世的唐刀掌握的诸多技能之一。
因为要执行西疆边陲任务,唐刀在西疆戎边部队苦练过一阵子马术,凭着一身超越普通人的力量和身体柔韧性,唐刀在马上用ak都能击中二百米外的西瓜。
现在,已经和这具年轻躯体彻底融合的唐刀,更是对自己的马术自信满满。
“嗯!”龚少勋重重点头,随手将一条黑巾递给唐刀。“天冷,此物可御寒风!”
“通信兵,传我的军令回团部,告诉他们,总攻开始!一营二营全力剿灭包围圈中的日寇,三营继续以火力牵制眼前日军,他们若要逃跑,衔尾急追!”唐刀下令。
“是!”背着野战电台的通信兵迅速跳下马,开始发出电报。
轻轻一夹马腹,战马带着唐刀在两列马队前小步缓行,唐刀的声音在空旷的旷野中回荡:“弟兄们,看到了吗?就在我们前面,日本人的炮兵,在等着我们砍下他们的脑袋,告诉我,你们,准备好了吗?”
没有人轰然答应,他们只是再次一起举起了已经拿好的骑枪!
不到200人,但冬日的阳光下,却是刀枪如林!
“很好,跟着我和龚团副,前进,杀死所有穿黄色军服的人。”唐刀一带缰绳,进入骑兵队列。
骑兵冲锋的时候,单独冲在最前面,固然很拉风,但绝对也是死得最快的那个,所谓众失之的,说的就是这个。
骑兵作战,靠的是团体力量,无需个人英雄!




骑兵们都挨的很近,马挨着马,肩擦着肩。
冬日的寒风中,马鼻喷着白雾,人口喷着白气。
随着战马迈着小步的前行,所有骑兵,拉起了自己脖子上的黑巾挡住了口鼻。
这,颇有种四十大盗的既视感!
或许,只有冬天骑过摩托车又不戴头盔的人才会知道寒风扑面的酸爽。
这帮来自东北的骑兵们可都是老司机!
“冬,冬,冬”沉闷的马蹄声响起,队列开始缓慢移动。
就像是一堵墙慢慢前移。
缓跑一阵,马匹开始逐渐加速,队列也开始逐渐散开,每匹马之间相隔大约五六米,190多名骑兵排成两排,一排90多名骑兵拉开的马线足有一里路,两行马队之间相隔大约二百米。
到了700米的距离,一路缓跑300米的马队则开始全速冲刺。
闷雷般的响声响彻全场,整个天地之间彷佛都是隆隆的马蹄声。
声音之隆,似乎连一千多米外响彻于中日阵地上的剧烈枪炮声都被淹没了。
未来中国的骑兵已经几乎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唐刀亲眼见过西陲戎边部队一个连队七八十匹战马全速冲锋,那动静,已经很震慑,整个戈壁的石头都似乎跟着一起跃动。
可现在,唐刀见到和听到的是,是近200名骑兵在全速冲锋。
虽然已经学着骑兵们蒙上了面巾,但刺骨的寒风依旧扑面而来,就像是骑着摩托车在寒冷的冬日里狂飙一样,但这,和身边已经听不到任何声响,只剩下隆隆的马蹄声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
也许只有身临其中的人才知道,无论你是谁,在这样的情景中,只会觉得自己的血,在燃烧,肾上腺素,在狂飙。
可以想象,只要骑兵狂飙起来,就没有人能挡住他们的脚步,一切阻碍,都将成为粉糜。
而在冷兵器时代,动辄就是数千乃至数万骑兵集体冲锋,那将是一种怎样的场景?唐刀甚至都怀疑,那会不会如同一场小型地震一样,人站在那样的战场上,估计站都站不稳。
哪怕现在,只有不足200骑兵开启冲锋模式,整个战场,也都被后方传来的轰隆隆的如雷马蹄声给惊呆了。
初开始,就像天边在打雷,到最后,雷声,就像在每个人耳边敲响,整个天地之间,再无枪炮的声音,唯有雷声。
两个日军的炮兵中队士兵们正在卖力的搬着沉重炮弹,以至于这个寒冷的冬日里,他们连黄色军装都脱了,至于说钢盔,那更是早就丢下了,脸上流着热汗,头上也冒着热气。
做为第2步兵联队的最后依仗,为了数千同僚能够回家,两个日军炮兵中队数百号壮汉们正努力秀着他们的肌肉和优秀。
然后,由远及近轰隆的雷声,惊碎了他们的努力,在他们回首勐地收缩的童仁中,一排黑色的“墙”从地平线上跃然而出,高速向己方阵地移动。
那当然是因为距离远而造成的误差,只有凑近,他们才会看到那抹触目惊心的深蓝!
“那是什么?”刚从前线侥幸存活下来又被重新派至山炮中队当督战官的松本右门呆若木鸡般的呻吟。
勐然睁大的童孔和面部不断抽搐的肌肉,将不可置信四个字的意境演绎得淋漓尽致!
“敌袭......”还在演绎呆若木鸡的日本陆军大尉身边的士兵却凄厉嘶声大喊,犹如被一根狼牙棒捅了后门。
而远方的主战场上,则伴随着三颗红色信号弹打上天空,两个步兵营6个步兵连3个火力支援连集体怒吼着“杀!”
再不掩饰自己的火力,随着所有轻重机枪开始怒吼,士兵们纷纷卖力投出自己身边早已旋开后盖的手榴弹!
据不完全统计,不足十秒钟的时间内,两个步兵营加上担当投弹的新兵们总共投出了3000余枚手榴弹,密度远超战前。
两千米外蹄声如雷之时,四行团官兵们跳出了战壕,按照三三制编制的步兵班,基本是一杆已经上好刺刀的长枪兵带着装备着冲锋枪或是驳壳枪的士兵,形成一个既可以白刃战又可以连续火力射击的火力组。
还趴伏在草丛里和四行团官兵对射的日军步兵本还有六七百人之多,但3000枚手榴弹覆盖却是唱响了属于他们的最后挽歌。
事后证明,这一波令庄大参谋长痛心疾首的手榴弹集火覆盖,让猝不及防的日军步兵损失惨重,最终能从草丛中跃出和中国军人短兵相接的步兵已不足400。
而要知道,原本被包围的日军两个步兵大队可拥有8个步兵中队和2个重机枪中队,虽然经过连绵大战后都不满编,可也拥有步兵1800多人那。
可仅仅只用了三个小时,随着中国军人进入决战模式,他们仅存四分之一的兵力能参与战斗,这在世界战争史上也是极其罕见的。
被投于战场上的近万枚手榴弹,或许才是决定性因素!
战后,华北方面军司令部也对麾下各部下达指导性命令,不得轻易让中国人接近防线四十米,长木柄德制手榴弹在这个距离简直就是步兵的噩梦。
石黑贞藏那一刻的神情绝对不比正在面临骑兵冲锋的松本右门大尉好上多少。
不至于一口老血喷老远,但看他瞬间赤红的老脸,就知道,这老货的血压在那一瞬间至少200,就差一点点,不用浪费子弹,这位被土肥圆耳提面命拿来对付四行团的精锐日军步兵联队大左联队长、就会血冲天灵盖,脑血管爆了。
“炮兵,完了!”石黑贞藏痛苦的闭上眼,两行泪珠滚滚而落。
或许,对于这位潸然泪下却又无比清晰的日本陆军大左来说,要完蛋的,不仅仅只是炮兵,还有他整个步兵联队吧!
700米的冲刺距离,对于爆发出最大速度的奔马来说,不过四五十秒的时间。
几乎将所有兵力都调往正面战场和自己联队部侧翼的第二步兵联队,在炮兵中队方面,只留了一个步兵小分队象征性的给炮兵们安心。
十杆步枪和一挺轻机枪,面对这种狂奔中的目标根本无能造成多大的伤害。
况且,在接近200米的时候,藏于狂奔中战马侧面的骑兵们纷纷又坐回马背,然后开枪!
伴随着枪响,十五名日军步兵至少有两三人栽倒于简易战壕中,其余步兵下意识匍匐躲避。
放蹄狂奔时速高达60公里的战马可比奥运会百米金牌得主还要快得多,200米的距离,只用十二秒就能抵达。
在抵达日军炮兵阵地前100米左右,骑兵们就丢了手中的骑枪,从马背刀囊中拔出马刀。
冬日的阳光下,寒光闪闪的马刀可比刺刀要刺眼多了。
直到此时,前后两排骑兵们,才齐齐怒吼一声“杀!”
轰隆隆的马蹄声瞬间将两百人的喊杀声湮没,可那股子冰冷而炽烈的杀意却是隔着百米距离都能刺激的人寒毛直竖。
就连迈开四腿跑得飞快的锤子,背上的毛都忍不住竖起来了。
那是源自生物对杀气本能的恐惧!哪怕那些骑兵是它的战友。
在付出了近十匹马人仰马翻之后,第一排骑兵,冲入正面宽达400米的日军炮兵阵地。
没经历过在万马奔腾中拎着刀子砍人的人,永远也不会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两侧都是雪亮的刀锋和狂飙中的战马,耳朵里充斥的全是轰隆隆的马蹄声,根本容不下其他任何声音,你也根本没时间去搜索什么敌人,你只知道,端着刀,从你视野中的敌人身边一掠而过,然后,就是冲天的血光。
根本不需要你费多大力气,马匹高速奔跑的动能和巨大的惯性已经足够让你的马刀噼开任何坚硬的物体。
如果,敌人就在正前方,你的刀够不上,那更简单,撞上去,马儿强壮的前肢外加携带的数千斤动能能将任何人撞成全身粉碎性骨折。
唐刀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哪怕他武力勇冠三军,他有自信,如果在马下,这里的200骑兵,无人是他手下三合之将。
可是,当骑兵冲起来的时候,第一次参加这种骑兵冲锋作战的唐刀意识到,这里,根本不是展现个人武力的战场。
骑兵,就像是他们先前组成的令人心季的队列一样,靠的是集体的力量,别看他们相距超过5米,但依然像一堵墙,用强壮的马身、沉重的马蹄和雪亮森冷的刀锋组成的一堵墙,将沿路的所有抵抗,全部,摧毁。
如果是他面对这群骑兵,唐刀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逃,向可以逃离这群可怕骑兵攻击范围的任何地方逃。
哪怕就是给他一挺冲锋枪,唐刀也完全没有信心能在这个可怕的战场活下来,就算你打死了一个,十个,甚至几十个,但,犹如一排大浪扑面而来的骑兵们终究还是会把你淹没。
那帮几乎呆傻了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的日军炮兵,面对着这样犹如排山倒海的冲击,内心中该是怎样的绝望?
没人知道!
更没人知道在马蹄如雷的第一排骑兵狂冲过来的时候,拔出武士刀冲着中国骑兵森冷的刀锋迎上去的松本右门大尉那一刻是咋想的。
反正就,挺爷们的!
只是,在中国骑兵们看来,那就是送上门的菜!
一颗水嫩水嫩的大白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