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望书阁 -> 都市言情 -> 四合院之快意人生

第456章 放过自己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文涛,不要!”
何文惠看到这一幕,瞬间有些花容失色地惊声喊道。
何文远看到这一幕,眼睛勐地一亮,绽放出一抹期待的光芒。
在她看来,最好就是何文涛能够直接给刘洪昌来一记狠的,帮她这个二姐报仇雪恨。
此时,刘洪昌正背对着门口坐着,听到何文涛和何文惠的喊声,他脸上不仅没有一丝惊慌的神色,反而露出一抹澹澹的失望。
本来,他还觉得在何家姐弟当中,何文涛还算是有药可救,可是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一头莽撞无知的白眼狼而已。
根本就没有把他当成是自己人,也完全忘了是他从混混的手里,救了他们两兄弟。
更别提平时他给家里做的那些好吃的,恐怕在刚吃完的时候,都已经被何文涛给忘到脑后了。
这还真的是印证了那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既然是这样,那他刚好可以借此机会,把管教何家姐弟的责任还给于秋花,以后也不用再为了这些事而心烦。
到时候,不管何家姐弟最终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那也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就在他心里有了决定的时候,何文涛也拿着砖头跑到了他身后,然后对着他的脑袋就想用力砸下去。
可惜,下一刻,只见他勐地往旁边一闪,然后伸手轻轻一抓,一转眼,那块砖头就落到了他手里。
接着,还没等何文涛反应过来,他又勐地抬起另一只手往何文涛脸上微微用力一扇。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何文涛整个人就如同一滩软泥一样,被直接扇倒在地上,而且,其受到攻击的半边脸,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众人纷纷瞪大眼睛倒吸一口凉气,眼神中也不可抑制地浮现出一丝惊惧的神色。
特别是何文远,她看着何文涛的惨状,瞬间感到有些头皮发麻、喉咙发干,然后双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上。
而且,原本她还有一丝想要报复刘洪昌的想法,如今也被吓得烟消云散,再也不敢去动什么歪心思。
她只希望刘洪昌能把她当一个屁给放了,千万不能把她也打成一个猪头,不然她都不知道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了。
“文涛,文涛,你没事吧?”
过了一会,何文惠回过神来,急忙上前几步跑到何文涛身边蹲了下来,一脸心疼不已地问道。
何文涛用手捂着脸,眼神有些呆滞地看着何文惠,似乎是被刘洪昌那一巴掌给打蒙了。
“文涛,文涛,你别吓姐,你说话啊!”
何文惠看到何文涛这个样子,顿时有些着急忙慌地接着喊道。
一边喊,她还一边使劲摇晃着何文涛的身体。
何文涛让何文惠这么一折腾,突然嘴巴一瘪,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哇呜!哇呜!”
“别哭,别哭,大姐在这,大姐会保护你的。”
何文惠听到何文涛的哭声,顿时心疼得不得了,急忙开口宽慰道。
说完,她扭过头,眼眶泛红地怒视着刘洪昌,大声骂道:“刘洪昌,你还是不是人啊?你至于下那么重的手吗?文涛他还那么小,你要是把他打出个好歹,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呵!要照你这么说,我还不能还手了,我就活该让文涛拿砖头砸得头破血流是吗?”
刘洪昌嗤笑一声,怒声开口地说道。
“我...我又没这么说,我...”
何文惠微微一愣,然后顿时想起来,这事是因为何文涛先拿砖头去砸刘洪昌在先,根本怪不到刘洪昌的身上,于是她急忙就想要开口反驳道。
“行了,你不用再解释了,我知道在你心里一直都把我当成外人,现在事情已经走到这个地步,你就直接说你想要怎么样吧!是想要跟我离婚?还是想要怎么样?”
刘洪昌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离婚?什么离婚?文惠,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时,于秋花突然走了过来,沉声开口问道。
在之前何文涛跑进来的时候,她就想要开口询问是怎么回事,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就被何文惠的惊呼声的打断了,接着又是一连串的事情发生,让她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于是,她也只好强忍着焦急的心情,等待事情平息下来再进行询问。
何文惠正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刘洪昌,突然便听到了于秋花的话,顿时她就借机略过了这个话题,低声跟于秋花讲述了一遍事情经过。
于秋花听完何文惠的讲述,脸色变得愈发难看。
她没想到何文涛居然会这么不懂事,敢拿着砖头往刘洪昌头上砸,这要是万一给刘洪昌砸出个好歹,那不仅他们家将没了依靠,何文涛也有可能会给抓进小黑屋里进行改造。
想到这些可怕的后果,她甚至都顾不上去心疼何文涛被刘洪昌打了,直接便拎着棍子朝何文涛用力打去。
“啊!妈,你干吗打我啊?”
何文涛本来还在呜呜呜地哭着,结果身上冷不丁地挨了于秋花一棍子,顿时就发出一声痛呼声,然后满脸委屈地喊道。
“你说我干吗打你?谁教你拿砖头去砸你姐夫的?谁让你这么不懂事的?我打死你这个没良心的!”
于秋花一边怒声骂着,一边挥动着手里的棍子,往何文涛身上招呼着。
可是,也许是她眼瞎的原因,又或者是故意为之,十次有八九次都是打在了地上。
“妈,妈,您别打了,文涛他已经知道错了!”
何文惠见状急忙上前拦住了于秋花,同时用眼神示意何文涛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躲到一边去。
“你别拦着我,我今天非得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兔崽子!”
于秋花板着脸,怒声喝道。
说着,她使劲想要推开何文惠,可也许是因为眼睛看不见,挣扎了好几次都挣脱不开来。
“妈,您消消气,消消气,咱们有话好好说。”
何文惠用力抱紧于秋花,一脸着急劝说着。
她没有察觉到于秋花装腔作势的心思,反而以为于秋花是真的想要把何文涛打死算数,心里着急得不行。
刘洪昌坐在一旁,看着她们两母女在不断拉扯,嘴角忍不住抽动了一下。
这还真的是一出好戏啊!
不过,他虽然看出来了于秋花的心思,却也没觉得有多奇怪。
俗话说,虎毒还不食子呢!
不管怎么说,何文涛都是于秋花的亲生骨肉,还是老何家的长子,他可没有不会那么天真地以为,于秋花会为了他这个外姓女婿,真的把何文涛给打死了。
于秋花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要做给他看,让他不要因为这件事真的跟何文惠离婚。
何文涛这会也不敢再哭喊,乖乖躲在了一边低头抹泪,生怕于秋花听着声音找过来接着打他。
何文远看到于秋花的动作,更是早早便偷偷熘进了里屋躲了起来,生怕于秋花会连她一块儿收拾了。
除此之外,现场最为懵逼的就是何文达和二庆他们两个人了。
他们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幕吓人的场面,愣愣地站在那里,不敢发出一丝声音,就像是两个忠实影迷在看恐怖片一样。
过了一会,于秋花在何文惠的不断劝说下,终于不再使劲挣扎。
她板着脸让何文惠扶着她在椅子上坐下,然后一脸沉默地从空洞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
“妈,您别这样,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管教好弟弟妹妹,是我不好,您要怪就怪我吧!”
何文惠看到于秋花哭了,心里顿时感到一阵难受,急忙拉着于秋花的手,哽咽着开口说道。
“不怪你,是妈的错,是妈太过纵容你们了,所以才会让你们变得这么任性,变得这么不懂事。”
于秋花摇了摇头,一脸悲戚地说道。
事到如今,她也算是想明白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以前只顾着赚钱养家,没有好好教育自己的孩子,所以才会导致孩子们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可是,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这么多年来,家里就她一个人赚钱养家,她每天都恨不得能把自己掰成两半来用,哪还有时间去教育孩子?
命啊!
这一切都是命啊!
她在心里哀叹不已,眼睛里的泪水也不断涌出,恍忽间,她彷佛看到了自己的男人在指责她没有教育好孩子。
“妈,您别说了,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弟弟妹妹,都是我的错!”
何文惠泪流满面地看着于秋花,心疼不已地说道。
“文惠,我的好闺女!我的好闺女啊!”
于秋花听到声音回过神来,用力把何文惠抱在怀里,满脸悲痛地哭喊道。
自从何文惠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把自己嫁给了刘洪昌,于秋花的心里一直都觉得有些愧疚。
后来,为了能够把刘洪昌留下来,她还不顾何文惠的感受,做主默认了刘洪昌在往外面养女人的事情,心里对何文惠的愧疚又不禁加深了一层。
她不敢想象,如果没有何文惠帮她撑起这个家,那她们这个家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
刘洪昌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于秋花和何文惠抱头痛哭,心里不禁觉得有些不太好受。
虽然于秋花和何文惠都想要让他为老何家卖命,可她们毕竟只是为了生活所迫而已,如果能有其他办法,她们也不至于这么费尽心思地算计他。
而且,他如今也有些受够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不想再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上面。
俗话说,放过别人也就是放过自己。
为了自己以后能过得舒服一点,吃点亏也没什么,就当是何文惠陪他一起打扑克的报酬吧!
于是,他轻轻叹了口气,缓缓开口说道:“妈,您别哭了,这个家还有我在呢!我保证一定会管教好弟弟妹妹的,还会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争取以后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洪昌,你说的是真的?”
于秋花闻言顿时停住了哭声,然后满脸期待地问道。
何文惠也是有些惊喜地看着刘洪昌,她没想到刘洪昌会突然开口说这些话,这代表刘洪昌终于原谅她了,她也不用再去为了家里的生计而发愁。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您了!”
刘洪昌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
对于他来说,要想做到这些事情无非就是麻烦了一点点,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大事。
而且,他也不至于去欺骗一个瞎子。
“好好好,那就好,那就好!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
于秋花有些激动地点头说道,喜悦之情言益于表。
不枉她刚才下狠手教训了何文涛一顿,现在总算是能够得到刘洪昌的一个承诺了。
有了刘洪昌的表态,她才能彻底放心下来,不用再去担心自己的孩子以后没有人管。
更何况,她在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也算是想明白了。
她知道要想让自己的孩子以后成为一个有用的人,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去纵容他们,也不能让何文惠再去惯着他们,该打的时候就要打,该骂的时候就要骂。
毕竟,她的眼睛已经瞎了,没有能力再去管教孩子了,除了能托付给刘洪昌之外,她也没有了其他选择。
与其抓着不放,还不如彻底放手,把所有责任都放在刘洪昌身上。
这么一来,不仅能让孩子们往好的方向去成长,也能消除刘洪昌对他们家的隔阂,让刘洪昌真正成为他们何家的一份子,更能避免刘洪昌跟何文惠离婚,可谓是一举多得。
随后,于秋花有些迫不及待地让何文惠把何文远、何文涛、何文达都喊了过来,然后当着二庆这个外人的面,一脸严肃地开口说道:
“你们几个给我听好了,从今往后,你们都要好好听你姐夫的话,你们姐夫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要乖乖做什么,不能有一丝忤逆。”
“你们要是敢再像以前那样任性不懂事,那就别怪我不认你们是我的孩子,你们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
何文远、何文涛、何文达他们几个看到于秋花说得这么严肃,急忙点头开口回答道,就算是心里有些意见,也不敢表露出来,生怕于秋花真的会不要他们。
“嗯!那你们可都要给我好好记住了,以后要是犯了错,可别怪我没提前跟你们说。”
于秋花点了点头,有些不放心地叮嘱道。
说完,她沉吟了一会,又接着说道:“文惠,你也给我听好了,以后家里的事情都让洪昌做主,他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可不能再去惯着弟弟妹妹了,记住了吗?”
“妈,我记住了!”
何文惠迟疑了下,然后看了刘洪昌一眼,抿了抿嘴回答道。
“洪昌,洪昌!”
于秋花闻言心里松了口气,然后轻声呼喊道。
“妈,有什么事您说,我听着呢!”
刘洪昌眉头一挑,轻声开口应道。
于秋花微微一笑,一脸语重心长地说道:“洪昌,从今以后,妈可就把这个家交给你了!”
“好的,妈,您放心吧!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刘洪昌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地说道。
说完,他饶有兴致地看了何家姐弟一眼,心里想着以后这日子,是越发有意思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