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霍格沃茨之自然哲学的魔法原理

第一百五十八章 灵魂契约什么的怎么可以代签呢?!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关系到巫师整体的发展?
由一群半大孩子参与的课题竟然会有如此关键的意义?这难道是在拍某一部少年英雄电影吗?
哦,差点忘了,根据那久远的不知谁给他安上的记忆,这还真是一个儿童文学的世界呢。
埃尔文嘴角咧了咧。
“请问教授,究竟是什么样的契约?”安吉拉大着胆子问道。
“只有一条,在整个课题流程结束之前,你们不可以和除内部人员之外的其他任何人以任何方式传递关于课题内容的信息。”
这是一个明确的契约内容的表述,没有空子可钻,体现了苏乌埃内教授的专业性。
“如果你们不愿意接受的话,可以选择立即退出,十二树教授会安排人把你们送回原本的学校。”
没有人直接拒绝签订契约,因为这听起来是个很正当、合理的要求。
“没有异议的话那我们现在就开始。”苏乌埃内的魔杖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手中,杖身笔直,尖头很是锐利。
埃尔文突然感受到里德尔的灵魂产生了一些悸动,“那根魔杖…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他对埃尔文说。
埃尔文有些讶然,看来这跟魔杖有奇异之处又或者具有什么特别的历史,但光看外表显然是看不出来的。
金色的光束从苏乌埃内杖尖射出,形成了一个多个圆环相互嵌套的图案。这不是埃尔文第一次见到这种图案,上一次是在诺文亚空间,邓布利多帮他和梅拉妮确立眷属契约的时候。
邓布利多用一个特殊的词去称呼这种类型的魔法,“律法”,黄金律法。
常规的誓言类魔法也是存在的,但由此形成的誓言与契约的约束力都是由缔结巫师的魔力水平来决定,对相对实力较低的巫师来说是不公平的,同时魔法发展到这个时代,已经有太多手段破除乃至反制誓言类魔法。
但是“律法”似乎完全不一样,邓布利多和苏乌埃内似乎都很认可其的效果。
普通誓言类魔法和律法的区别,就好像民间公证人与政府司法机关一样。
“签上你们的名字。”苏乌埃内教授说。
众人都有些迟疑,他们虽然都是颇为出色的年轻人,但本质上来说不过是魔法世界的新人,“律法”对他们来说基本是前所未闻的体系。
而巫师的首要准则,是对未知保持谨慎与敬畏。
“既然你要担任我的助手,那就你先来。”苏乌埃内冲埃尔文说。
“有点问题……”埃尔文刚想说什么,另一边的卡尔留斯突然冷哼一声,然后立即用魔杖隔空写出自己的名字。
埃尔文耸了耸肩,看来跟这个家伙的梁子是解不开了。
卡尔留斯写下的名字也是由半透明化的金色丝线构成,但埃尔文注意到作为旁观者他竟然看不清那个名字,而就在卡尔留斯写下名字之后,一道微光从圆环上发射出来,照射到他的额头上。
“真名检测。”里德尔悄悄地说。
只有从没接触过魔法的人才会认为名字只不过是个无意义的代号,但实际上每一个灵魂都有对应的名字,埃尔文自身就是两个灵魂的融合,导致一些以真名为基础的灵魂魔法对他很难产生效果。
这应该算是优势,但给埃尔文带来的首要影响是如果不是因为运气并采取了一些特别手段,他很可能与魔法世界直接无缘了,接纳之笔根本无法在准入之书上写下他的名字。
他那经过融合的灵魂也佐证了他那段特殊记忆的真实性……最开始埃尔文还感到恐惧并且对整个世界都产生了怀疑,但现在又不是很在意了,原因无他,在系统地深入学习魔法之后,他发现他不理解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知道的越多,才会越感到自己的无知,也就不会想那么多有的没的。就算要怀疑世界的真实性,至少也要具备足够的知识与阅历才有资格去怀疑。
检测卡尔留斯的真名无误,律法之环的一截变亮了一些。
埃尔文露出很感兴趣的样子,按照一名好的研究者的习惯取出小本子并开始纪录黄金圆环的样式——用的自然是随身带着的里德尔的日记本。
没人注意到这个日记本有什么奇特之处。
“苏乌埃内教授,这一份律法契约是由您本人来确保其执行效力的吗?”埃尔文问。
“当然不是,那样的话这就不是律法契约了,而是我对你们的单方面的控制。”苏乌埃内教授说。
“那么律法契约的可靠性来源究竟是什么?”埃尔文不动声色地继续问道。
“黄金树。”
“黄金树?那是什么?”这对埃尔文来说又是一个全新的概念。
“不知道。”
“不知道?”这又是一个出人意料的回答。
“因为就目前为止,我们始终没有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任何符合‘黄金树’这个概念的植物或是其他什么存在,关于它的所有描述都来源于古魔文记录。”
“不是存在于现实之中吗?”埃尔文若有所思。
“可能本身就不是实体存在,也可能存在于某个特殊位面或是亚空间之中,也可能其本身并不是一棵树。”苏乌埃内说:“即便对最顶层的巫师来说,这个世界也有太多不能了解的事情。”
“黄金树是不可知的存在?”威克多尔·克鲁姆微微皱了下眉头。
“虽然找不到实体,但却有办法推断其确实是存在的,而以其为核心的律法契约的功能性也得到了严格的确认,并且只要严格确定契约涉及的范围,就可以确保安全性。”
“连对方到底是什么都弄不清楚这样真的好吗?”克鲁姆还是皱眉。
苏乌埃内冷笑了一声,“威克多尔·克鲁姆同学,你觉得你对这个魔法世界到底了解多少?你知道你的魔力是如何转化成魔法效果的?你知道上千年前、数万年前、甚至人类未出现之前魔法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
克鲁姆哑然。
“我希望你们明白一点。”苏乌埃内威严地扫视了一眼这些学生,“对魔法理论的研究是必须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在理论没有被研究透彻前就什么都不用做。如果一种方法被千百次地确认过是可行的,那它就是可行的,即便你不知道为什么。”
埃尔文觉得挺有趣,这种话对普通学生是不会说的,因为他们本就不会去往原理方面想。
“更何况虽然我们始终找不到黄金树的确实存在,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对律法契约本身一无所知,这个世界上并不只你一个聪明人。”苏乌埃内再次看了眼克鲁姆。
克鲁姆的嘴角抽了抽。
“这份契约的创建者并不是我,所以可以确保其公正性和有效性。”苏乌埃内这次是对所有人说的,“我也同样受制于这份契约之中,无法违背契约的内容。”
应该是为了做示范同时让学生们放心,苏乌埃内教授写了自己的名字。
埃尔文发现自己依然看不清那团金色的名字。
埃尔文心思一动,是不是说每个人的名字对其他契约参与者来说都是不可见的?
这就有意思了。
维吉尼奥、奥格、安吉拉、柳德米拉一个接一个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再接受了真名检定。
一切正常。
然后就轮到埃尔文了。
他抽出魔杖,飞速写下了三个单词,:“汤姆·马沃罗·里德尔。”
接着代表真名检定的微光照射过来,埃尔文不动声色地把手中的日记本抬起来一点。
他刚才可是一直都假装这是他的随身笔记本来着,并且在上面纪录苏乌埃内教授讲述的内容。
然后他就听到了里德尔用一个非常粗俗的单词表示了下自己的心情,当然这是意识层面的,只有埃尔文听得到。
“你……”
“帮个忙。”埃尔文说。
他自己的灵魂真名有问题,并且他也不想暴露这个情况。
真名检定的光束消失,应该是代表通过了。
“反正你自己和这个日记本都有着极强的稳定性,就算违反了契约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是吧?”埃尔文对里德尔说。
里德尔冷哼一声,他很不爽那是肯定的。
“契约条款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埃尔文继续问。
“没有。”里德尔冷冷地答道。
承载着所有灵魂真名的金色圆环缓缓消散了一股奇特的感觉萦绕在所有人心间,当然,埃尔文除外。
“如果违背契约的话会怎么样?”维吉尼奥举手问道。
“你的灵魂会成为黄金树的养料。”
“哇哦。”维吉尼奥感叹了一声,“是黄金树直接来抽取我们的灵魂吗?那能不能根据这个来确定黄金树的真实所在?”
“你觉得你会是第一个想到这方面的吗?”苏乌埃内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维吉尼奥立刻缩了下脖子。
“既然已经签订契约,现在该带你们去了解一下我们确切的课题内容。”苏乌埃内教授向着门外走去。
众人都有些意外,原来到这间地下室只是为了签订律法契约吗?
苏乌埃内教授推开门,几乎是瞬间埃尔文就发现了异常。
为什么楼梯是向下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