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代替之身

代替之身

推荐人:夜夜惊魂 来源: 短篇美文网 时间: 2016-12-13 阅读:

今天是张欣二十岁的生日,更让她兴奋的是今天是礼拜天,也省的和领导请假了,一大早,张欣的老爸便递了张银行卡给她,说是给她的生日礼物,让她随便花。

张欣算是个好命的女孩,有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又是房产大老板,这可让公司里的那帮女同事无一不眼红。

去哪儿逛逛呢,张欣走在热闹的大街上,脑子思考着今天该怎么玩耍才好,就在这时,张欣惊奇的发现,不远处的有一个人正紧紧的盯着自己,更奇怪的是,竟然是个跪在地上乞讨的叫花子,张欣可没空理睬,再说对方还是个浑身脏兮兮的老妇女。

“欢欢,别走啊,欢欢,别走啊!”没想到,张欣正准备转过身子往其他地方去的时候,后面竟然传来了苍老的叫喊声。

张欣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拉住了,急忙回头一看,顿时不由得一阵恶心,是刚才的那个叫花子,浑身凌乱不堪,还带着强烈的异味,张欣生气的甩开了那个老妇女抓住自己的手,大骂道,“臭要饭的,你干什么啊!再纠缠我,可报警了!哼!”

“欢欢,不要啊,欢欢!我可是....”那位老妇女似乎仍然纠缠不休,苦苦哀求道。

“小姐,没有打扰到你吧!这位是我妈妈,就是这个脑子有点,所以,请您多包涵啊!”突然间从围观看热闹的人群当中走出来了一位年轻的小伙子。

见是这么个情况,张欣无奈道,“既然脑子不好,你们家里人就看好了嘛,万一要是被车撞死了可怎么办啊!”

那位小伙子一直点头应和着,“对对,小姐说的在理,我这就带我妈回去,小姐,打扰了!”

“妈,咱们走吧!回家了!”小伙子急忙拉着那位老妇女离开。

“谁是你妈啊!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你是谁啊?”老妇女试图掰开小伙子拉着自己的手。

“妈,你怎么忘了啊,我是你儿子小明啊,你的痴呆是越来越严重了,咱们快回去吃药吧!”

小伙子的这句话差点没让张欣笑起来,没想到还真有人叫小明的,想着,便转身走开了。

“别走啊!欢欢,欢欢,你别拉着我啊,你到底是谁啊!别拉着我,欢欢!”

逛了一整天的商场,张欣觉得真没啥意思,“喂,是小敏吗?”张欣想到自己的闺蜜小敏。

站在了飙风飞椅这项游乐项目的面前,张欣不禁有些心惊的问道,“小敏,你确定我们要玩这个?”

闺蜜小敏认真的点了点头,“张欣,你不是说今天是你的生日,想找一点刺激吗?我想这个一定会很刺激的!”

望着闺蜜坚定的眼神,和那些坐在飞椅上摇摆在半空中的人们,张欣不由的咽了口吐沫。

“张欣,要是怕的话,就闭上眼睛,再不行的话,就大声的喊出来,知道吗?”飞椅飞荡前,闺蜜提醒着张欣。

“啊!啊!”飞椅才刚刚脱离地面,张欣就吓得忍不住大叫了起来,随着速度越来越快,张欣完全就没有停止过叫喊。

速度慢慢的稳定了下来,似乎是习惯了这样的摇摆,张欣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啊!”当看到自己此时正摇荡在半空的时候,忍不住又叫喊了一声,随后,倒是变得平静,开始品味着这飘荡在半空的刺激的滋味。

“嗤嗤!”突然间,张欣听到了这样的声音,“啊!”当她警觉起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就这样突然从半空中摔落了而下。

摔落而下的躯体,立刻流淌出了大片的血液,引来了周围无数的围观游客,这时候,从人群中窜出了一个身影,抱起张欣便大步跑到了一辆车里,疾驰不见了。

作者寄语: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小李,到底是怎么回事?欣儿为什么会出这种事情,你给我一字不漏的说出来!我倒要看看,这里面到底是不是有人在玩什么猫腻,设计伤害我的女儿!”站在抢救室外,张青松严厉的质问着面前的小伙子。

“好的,张总,我一定会查出真相的!”说着,那个小伙子便立马跑开了。

“吱呀!”一声,抢救室的门别打开了,“医生,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张欣的妈妈急忙凑上前去。

“请问你们是伤者的家属吗?伤者由于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医院的这种血液用完了,所以麻烦二位亲属快去抽血区抽血。”

“哼!没有,你们医院干什么吃的啊!连血浆都没有,一帮废物!”张青松忍不住大骂道。

“呜呜!青松,我们可怎么办啊?”张欣的母亲无助的哭泣着。

“放心,放心,我有办法!”随即,张青松便拿出了一个手机,“喂,是小陈吗?把那个人带过来,我现在在某某医院。”

几天之后,张欣终于苏醒了过来,不过还是比较虚弱,“欣儿,你终于醒过来了,可把妈妈吓死了,我的小心肝啊!女儿啊,你现在想吃点什么,妈妈去给你买。”

“妈妈,我怎么会在这里啊,我记得,我和小敏在游乐场里玩飞椅,接着,啊!”想到了那恐怖的记忆,张欣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欣儿,别怕,妈妈在这里,妈妈在这里,现在没事了,都过去了,快躺下,想吃点什么,妈妈给你买去!”

“妈妈,我好饿,你去给我买点稀饭吧!”张欣无力的说道。

“好好,乖女儿,你好好休息,妈妈这就去给你买稀饭!”说着,张欣的妈妈便赶忙走出了病房去买稀饭去了。

张欣虚弱的躺在了病床上,忽然间,病房的窗户上上出现了一个人影,张欣觉得有点熟悉,便急忙撑着身体望去,那个人影似乎被惊动了,立即走开了。

张欣方便完后,正准备开门出去,这时厕所外传来了一阵谈话声。

“阿梅啊,这世上可是什么都有假的啊?你也别太伤心了,再说二强那小子,我一看对你就不是真心的!”

“小雪,我怎么知道那家伙怎么那么负心啊!呜呜!”

“阿梅啊,我跟你说,你觉得自己惨,我跟你说,还有比你更惨的呢!知道吗,就住在302病房的那个小姑娘,你知道吗?”

“怎么了,就是那个摔伤的小姑娘嘛,听说她家里还挺有钱的呢!她有什么惨的啊?”

“知道吗?当时那个小姑娘因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可是医院里面当时没有库存,医生让她的父母抽血,愣是没有回应,结果还是叫来了一个脏不拉几的老妇女,看起来就跟一个叫花子似的,你说这难道还不惨吗?”

“哈哈!真有这回事啊!没想到这年头,连父母都有假的啊!”

“嘘!小声点,张医生可叮嘱过一定要保密,千万不能让那小姑娘知道了!”

“咚!”的一声,厕所的门被关上了,张欣脸色惨白的从里面出来了。

张欣无助的走在了大街上,“欣儿啊,爸爸妈妈没有骗你啊,你还是我们的宝贝女儿啊!”父母已经将事实全都告诉了她。

张欣随后扔了张百元的钞票在那个碗里,这可把那个叫花子吓坏了,“啊!好人啊,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啊!”

当那个叫花子抬起头看清是张欣时,吓得立马准备逃跑,不过还是被张欣给抓住了,“阿姨,你不用跑,我都知道了。”

“你知道了,呜呜!呜呜,你不是我女儿,我女儿早就死了,早就死了,呜呜!”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小敏!”望着这个一直视为闺蜜的女孩,此时穿着囚服头发凌乱的样子,张欣鼻头一阵酸酸的。

“没错,都是我故意害你的,我就是恨你,恨你有好的家世,好的父母,所以你的一切我都嫉妒,为什么你能拥有那么美好东西,而我,从一出生,便没了父母,只有一个衰老的奶奶把我养大,那种贫穷困苦的感觉,是你们有钱人家的千金能体会到的吗?”

“三年前,我经历了一场车祸,由于身体损坏严重,父母想到了给我做移植大脑的手术,所幸的是,当时,同一病房刚好有一位不幸逝世的姑娘,更奇妙的是,那个姑娘竟然长得也和我一模一样,就这样,把我的大脑移植到了那个和我一模一样的身体里,你知道吗?当我从我父母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什么感觉吗?”

此时对面的早已是囚犯的小敏沉默了,眼泪却在一滴滴的掉落。

“念在咱们以往的情分上,我会帮你求情的,希望你以后可以好好做人!”说完这句话,张欣转身离开了,留下了那个痛苦而又罪恶的替身。

作者寄语: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文章链接:代替之身 http://www.wxmsj.com/gushi/4552.html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