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经典散文 > 中国梦

中国梦

推荐人:网络 来源: 散文百家·下旬刊 2016年第10期 时间: 2016-11-22 阅读:

  古有嬴政,平生自有凌云志,一挥金袖,容华谢后,君临天下,置后宫美人于不顾,与忠臣贤良于不弃;古有霍去病,正是年少轻狂时,男儿有志不假年,一琴一剑一聘婷,醉卧流云似逍遥,战歌送离人,杜鹃啼血声,思及儿女情长,冷言相待,匈奴未灭,何以为家也;古有高长恭,本为俊美一男儿,为救黎民于水火,头带狰狞一面具,潇洒身姿一兰陵,成帝赏其二十妾,长恭一笑倾天下,男儿正是好年华,何必费心于女色,长剑一挽谈笑间,弱水悠悠只取一瓢。

  试看古往今来这么多的英雄侠客,他们或为高高在上的皇帝,或为驰骋沙场一生、意气风发的将军,或为倾心于诗书间的文人墨客,心中都怀有一颗对祖国永远不变的赤子之心。

  只是不知道谁还记得那许许多多为了今日新中国面貌而投身革命的人们,谁还记得那数不清的为了天下和平而披上嫁衣和亲的妙龄女子,谁还记得那年那月飞蛾扑火般拼命一搏的铮铮男儿?谁还记得?

  他们的泪,他们的汗水,他们的鲜血,一滴滴,谱写了今日的中国,今日的大好河山。可是,他们的身躯昂立在这河山之上。他们的泪水,是那滔滔不绝的长江黄河;他们的腰背,是那永不倒退的万里长城;他们的手足,是那蜿蜒缠绵的旷世山河;他们的节气,是那令天下人讲不尽、说不完的侠肝义胆!——正是有了他们,才有了现在这般美丽富强的中国。

  现在的中国,正是像那春日的骄阳,将姹紫嫣红开遍,将勃勃生机撒出,将黎明曙光照射。无数中国好男儿,不论古往今来,怀着那一颗对于祖国的敬慕,或涉身于千米之高的边境雪山,或历练在那苦寒之地的营野,本应是在父母身边承欢膝下的年龄!为何,却又顾不全年老体弱的父母?理不得无依无靠的妻儿?——为了同一个梦想!

  中国的梦想,也是许许多多人的梦想,那就是让我们的国家富强起来,强壮起来,不容许别人的欺凌。今日的钓鱼岛事件,令中华儿女饱受委屈,昨日的中俄条约,令在母亲怀中嗷嗷待哺的婴儿被他国残忍夺去,前日的八国联军侵华战争,数不尽的生灵涂炭,我们就这样,甘受屈辱么?

  不可能,中华的儿女是有傲骨的,绝对不会允许他人的侵犯!

  习近平总书记的坚强领导,我坚信,明天的中国,将是阳光灿烂的,将是春花开遍的。

  隐隐在那山河的尽处,我仿佛看到,纳兰容若一身白衣飘然如许,手捧诗书花落肩,听轻吟幽幽眉暗挑,梅花酒中别,白衣剑断前尘劫,星眸含笑,大笔一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不知,他若看到今日的局面,是否还会做出当年那般伤感的诗词?

  隐隐在那星空的边缘,我仿佛看到,南唐后主李煜长眉如剑发如墨,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小周后飞袖弦歌说长绝,淮水灯中舟摇曳。立于那湖畔之间,吾以吾笔舒吾心,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不知,他若看到今日,是否还会伤感离国而又身不由己?

  隐隐在那彼岸的花畔处,我仿佛看到,李清照端仪莫非月宫客,她长袖轻挽抚相思,于那丧国之地,盈盈泪水难诉尽,宛若谪仙,踏月而归,寻觅而来,虽遭亡国杀夫恨,那堪风雨助凄凉!长相思兮长相忆,寥寥数笔寄苦楚,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不知,她若瞧见故国重建,是否也会破涕而笑?

  隐隐在那日月的交替之间,我仿佛看到,东篱居士陶渊明,风雨之中寄离恨,夜夜伤感独饮醉,醉时狂歌醒时笑,铁马金戈,青冢黄昏路,画角声中,牧马频来去。无奈神伤时,骑马悠悠归去,归于埋骨之处。引壶觞以自酌,倚南窗以寄傲。正是晚年得意时,一抚胡须一笑谈,洋洋洒洒数百字,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不知,他若看到这锦绣山河,是否也会一意孤行隐于荒山田野之中?

  隐隐在那书香的边缘,我仿佛看到,潇湘妃子林黛玉,紧蹙长眉宛深情,凤尾森森,龙吟细细,锦帕之上寄血泪,只因偿还前世劫。窗外竹林幽幽,窗内美人未央,满地殇。口齿噙香对月吟,泪洒书中空遗恨。夜于未央,睁眸之时,未见宝玉,含恨归去,撒手人寰。只无奈,一缕芳魂殆尽,碧血染就桃花,独流满地相思泪,空铸一颗玲珑心,当年醉花荫下,落花不知人葬去,菱花泪朱砂,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不知,她若得知国家强壮人民富,是否还会绝食于那宝玉成亲之夜?

  中国的梦,中华儿女的梦,是一支唱不完的曲,歌不尽的诗,舞不尽的美,在那大地的盎然之上,盈盈绽放!

  不求殿宇宏,不求衣锦荣,只求中国长长久久永不衰;

  不求繁华生,不求名尽扬,只求中国世世代代梦尽畅!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